Home | Contact

湖南省津市市壹耐列投资管理中心(有限合伙) - www.hezjhn.cn

资讯排行

推荐阅读

记者靠近时能明显感觉到热浪

2020-07-02 14:13

而在持续灭火中,有一个保障小组不得不提,他们没有进火场,却是灭火必不可少的力量。在百荣二期大楼北侧,停放着一辆保障车,专门为一线战友提供呼吸气瓶。这个呼吸气瓶保障小组每人每天需要往前线运送气瓶50个,每人每次只能拎两个,一天就是25个来回。记者注意到,保障车停放地距离大楼东入口超过400米,他们抵达入口还必须将气瓶送到6楼水枪阵地,之后拎着空瓶回来加气,跑一个来回近千米,也就是每人每天要跑25000米。

据东城消防支队副参谋长赵宁介绍,灭火射水产生的高温水蒸气和有毒烟气,让火场内消防员的视线范围不超过10厘米,加上商场复杂的建筑结构,给灭火带来极大困难。

在气瓶保障小组一旁,还有一支车辆维修小组。车辆装备维修中心负责人张保国介绍,此次前来参战的举高类、灭火类和后勤保障类各类消防车165辆,长时间运转难免有小故障,他们小组也是24小时执勤,随时解决车辆故障。

所幸只是头盔受损,陈兴达和战友们没有受伤。退下来后,陈兴达更换新头盔,再次冲进火场。连续三天三晚,他们轮流作战,休息时在消防车上眯一会儿,一天睡不到俩小时,“谁让我们是铁军呢。”陈兴达轻描淡写地说。

而如果两方都没有投保,那么受损的商户可以向犯罪嫌疑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责任赔偿,或单独的民事赔偿。此外,商场方面应尽安保义务。如果事故责任认定商场方确实存在问题,商户可以起诉商场,“但不可能得到完全赔偿,因为是人为放火,商场不是全责”。

火场内部,走廊横七竖八,垂直相交,在走廊两侧,是五六平方米的小隔间,商户们用作库房。为防盗,每个库房间用铁质防护网相隔,隔间内铁质货架上堆满各类货物。“衣服、鞋帽、塑料玩具和纸盒箱,所有的货物都是易燃物,烧起来还会产生大量有毒烟气。”消防员透露,内攻时,因为仓库都是锁闭的,水枪根本射不进水,只能先用破拆工具破开防护网再喷水,以致救火速度很慢。

由于百荣附近水源缺乏,消防部门调配大型水罐车前来供水,尤其是26吨水罐车发挥了巨大作用,保障了火场三天三夜不间断供水。

为保证整个建筑不受损,灭火过程中消防部门采取控制火势蔓延、冷却降温、中庭内攻等战术措施,有效控制火灾,使火灾损失降到最低。

“这边来,喷水!”借着消防员头顶的灯光,记者看到,远处一队消防员正围着一堆燃烧物喷水,原来虽然大火已扑灭,为防止复燃,消防员正分组清理现场,对可疑区域检查,确保万无一失。记者靠近时能明显感觉到热浪,灼脸的感觉和刺鼻的味道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,不到1分钟,记者浑身已满是汗水。

昨天上午8点半,经过北京消防71个小时奋战,百荣世贸商城二期仓库火灾被彻底扑灭。此次火灾过火面积约2800平方米,成功保住百荣世贸商城二期20余万平方米的商场和毗连相通的40万平方米商场主楼。经随警作战的结构专家确认,该起火建筑主体结构完好。

商户马女士透露,“我儿子让我今年早点回老家过年,我就买了2月9号的车票,想着再卖几天就把摊儿关了。谁能想到这连年都没法过了。”而更多商户则哭诉,“自家货就算没烧,被烟熏了好几天,估计也没法卖了,这么多损失谁给我们赔呢?”目前,他们还没得到损失赔偿的任何消息。记者采访百荣商场方面,相关负责人表示,要等后续再慢慢处理。

为尽快收好器材,吴培育顾不得疼痛,手脚并用,使劲敲打水带,之后再竖立起来倒出一些碎冰,反复多次后,才将水带里的冰彻底清干净。

“一晚上能解决30多个小故障,三天解决105处故障,基本都是水泵、电路等小故障,确保现场没有一辆消防车因为故障退出战场。”张保国表示。另据后勤部相关负责人介绍,此次后勤部门出动战勤保障车120余次,往返运送器材油料物资21大类,保障现场官兵7800人次吃上饭,让战士更换内衣1500余套。

来到大楼7层,空气中弥漫着焦煳味,燃烧后的灰烬飘在身边,脚下是没过脚面的污水,水中“潜伏”着一条条消防水带,纵横交错。

记者获悉,此次消防部门累计投入62个中队,165辆消防车,850名官兵参战。该起火灾持续时间长的主要原因是可燃物荷载大(纺织品、塑料、纸盒箱)且被铁质防护网锁闭,火灾产生的大量高温有毒烟气、灭火射水产生的高温水蒸气和复杂的建筑结构,给灭火战斗和内攻造成不利影响。

经营毛衫的商户杜先生指着被大火熏黑的一个窗户告诉记者,他的货全放在那里。“年前正是存货最多的时候,本想趁着过年卖一批,年后再卖春装,现在可好,全没了。”杜先生说,他损失几十万元,像那些卖皮草的,损失肯定好几百万元。

对此,北京智勇律师事务所的王海静律师表示,如果商场方面或商户本身已经投保,那么在官方出具事故责任认定后,保险公司应当依照保险合同对损失进行一定比例的赔偿,具体赔偿金额将依照合同具体条款而定。

昨天上午,大火熄灭后1个小时,记者第一时间进入火场。东门入口门帘上挂满冰锥,脚下是湿滑的冰碴,楼梯间从上往下流着灭火后的污水,宛如“水帘洞”。

中午时分,消防员陆续收卷器材回队。和火场内灼脸温度大相径庭的是,大楼外寒气逼人,建国门中队消防员吴培育在收卷水带时,发现水带已变僵硬,用手敲打几下,竟从一端倒出不少冰碴。

在靠近大楼东侧窗户的一个房间内,消防员陈兴达正和战友们清理着一处现场。在大火首日,陈兴达进入7楼内攻,突遇扑面而来的热浪,在战友的提醒下,陈兴达才发现自己可承受260℃高温的头盔下半部分已经被烤化。

记者在一个库房发现地面有一堆白色物质,踩上去还是软软的,类似于泡沫制品,消防员透露,这是燃烧的货物被水喷过后阴燃造成的,“没有明火,但仍会产生烟气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