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| Contact

湖南省津市市壹耐列投资管理中心(有限合伙) - www.hezjhn.cn

资讯排行

推荐阅读

前年和去年连续两年冬天

2020-08-09 22:36

据陈家疃村村民介绍,几百年前,附近河流改道后,当地形成了大量的河滩地,其中,陈家疃村共有3900多亩。这些河滩地产量低、效益差。2007年,当地政府利用世行贷款,花巨资改造中低产田,所有河滩地都铺设了灌溉管道,使旱地变成了水浇地。

村民说,直到现在他们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挖沙。村里也多次向上反映过,县里乡里都来过人,但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。挖沙的挖了村民的地,大家也不敢过分阻拦,“因为谁阻拦谁挨打”。

记者在李建西的果园中采访时,旁边的大沙坑,几辆卡车仍在出出进进地装沙拉沙。一位村干部说,现在这些采砂的好多白天不敢行动了,由“明挖”改成了“暗挖”,基本都是在夜里进行。

一位刘姓村民带领记者来到一个数百亩的大坑边,说这个大坑里曾经有10多亩地是他家的,已经种了30多年。4年前,挖沙的开始在这里挖沙,灌溉管道被毁,几百亩地逐渐成了大坑,他的地也零零碎碎地被蚕食。毁了以后挖沙的给一些钱也就算了,“不管你要不要,反正地也被毁了,大多数村民忍气吞声地收钱了事,敢怒不敢言。”

南楼乡一位干部说,陈家疃村被毁的地属于村集体用地,并不属于基本农田,但受国家土地法保护。

村民刘脏眼选择不合作。他家种了9亩桃树,从2011年开始,一帮人在他家桃树边的地里挖沙,并逐步挖到了他的果园旁,25棵桃树掉进了大坑。“我家就指着这9亩果树生活,无论如何也不能卖。”结果,不同意卖地的刘脏眼受到报复。他说,前年和去年连续两年冬天,挖沙的人就从坑里抽水往果园里放水,大批的桃树被冻死。他找这些人说理,他们告诉他,放水不是故意的,是忘了关水闸,此事最终没有结果。

村支书任二小说,挖沙的人不讲理,谁管打谁,村里的地挖成一个又一个的坑。村民多次向上级反映,但挖沙行为仍没有被制止。

记者前往陈家疃村采访时,刚下过雨,道路泥泞不堪,不时有装满沙土的卡车呼啸而过。村民说,进出村子的路其实都是新修的,但都被拉沙的卡车压坏了。这段时间县里管得严,拉沙的车已经比以前少多了。

河北省正定县南楼乡正上演疯狂的盗采砂。从2007年至今,仅陈家疃村一个村,已经有2000多亩农田被毁,变成深达10多米的沙坑。当地乡干部说,全乡目前被毁农田已达5000多亩。

据村民统计,村里像这样挖沙形成的大坑共有7个,毁坏耕地2080亩,其中大部分为一般农田,有一小部分为基本农田。

正定县国土局矿产资源管理所所长刘秀云说,国土部门一直在打击盗采砂行为。今年上半年,仅南楼乡一个乡便查处20多起盗采砂案。不过,刘秀云称,打击盗采行为,执法有一定的困难。首先,盗采者和执法者玩“藏猫猫”,你来了他就跑,你走了他继续采;其次,即使抓住了,罚款与利润比起来少之又少,无法起到震慑作用。

据了解,正定中砂在业界非常有名,市场需求旺盛,南楼乡是主采区之一。由于砂源枯竭,从2011年开始,正定县明文禁止采砂,但随后便出现盗采行为。从今年开始,县里进一步加大了打击力度,盗采砂现象大大减少。

陈家疃村村民说,整个南楼乡都存在盗采砂行为。据南楼乡乡干部说,根据去年乡里统计,因盗采砂被毁坏的河滩地大约有5000亩。

但盗采砂行为如此持久、猖獗,却似乎不仅仅是执法不力的问题。在陈家疃村,村民刘国平指着一个大沙坑旁的土地说,这块地共有30亩左右,由他家和另外两家村民耕种了30多年。2011年,一个乡里驻村干部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,将这块地卖了出去。随后,这块地表面上几尺厚的熟土被拉走,用来洗出铁砂卖。记者看到,与这块沙地一路之隔的一片耕地里,果树和庄稼长势良好,刚刚被雨水浇灌的土地黑黢黢地,与裸露的沙地对比明显。

正当村民为能打更多粮食高兴时,从2007年开始,一些不知道身份的人开始在地里挖沙。经过几年的蚕食,3900多亩地被挖掉了一多半,改造农田的巨资打了水漂。

村民李建西种了13亩果树,现在只剩下5亩,其余的7亩已经因沙毁掉了。他家果园的边上,有一个方圆近百亩、深达10多米的大坑。李建西说,这个大坑以前是耕地。从去年开始,他家的果园也遭到蚕食,20多年生长期的果树一棵一棵地掉进大坑。李建西去找挖沙的人说理,那些人给了他3万多元就算拉倒了。

刘国平叹息,这么好的一块地就彻底废了,现在连草都长不好,种庄稼更是不可能的事。迟早有一天,这里也会变成一处大坑。(记者程双庆闫宁)